游客可在线试看,注册会员可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图片,VIP会员可无限制观看所有栏目。 语言切换: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呆儿返回上一页

呆儿来源:啪木木 作者:木木操网

◇ 呆 
    在西北一个贫穷的小村里,一间破落的土房前,一个中年男人心乱如麻地在土房门前转悠着。跟在他身旁的两个八、九岁的儿子,也像他们的父亲一样,用关切的眼神紧紧盯着房门,用耳朵倾听着土房里的一切。
  简陋的土房里,传出了一位中年妇女凄厉而痛苦的呼叫声。这种只有女人才能明白的痛苦叫声,牵动着土房外三人关切的心。他们心里都相当明白,有一个小生命就要在他们这个贫困的家庭里诞生了。
  一阵刚出生婴儿的哭叫声从土房里传了出来。房外三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他们心里都知道,他们家的老幺终于降生了。但他们脸上的笑容只是一闪而过,因为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家里唯一的女人,在这次生产中是否平安。
  破落的房门突然打开,一位老妇人把头从里面伸了出来,紧张地对房外心急如焚的男人说:“快点进来看看,你家的老幺脚先出来,你家的女人出血过多,看来是不行的了,你准备后事吧!”
  听到这话后的男人,像射出的箭一般冲进了房子里,关切地望着正躺在床上的妻子。只见一大片鲜红的血迹印在虽然显得有点破烂,但看上去还算整齐的床单上。一脸苍白的妻子,正以勉强的笑容望着自己。看到这一切,男人心里不禁有如刀割,与年龄有点不符的略显苍老的脸上,痛心的热泪滚滚而流。
  男人用关心的眼神望着妻子,脸上勉强装出笑容地说:“孩子他妈,你又给我们张家添了个小子啦!”
  脸无血色的张家女人,吃力地笑了一笑,望着丈夫低声说:“他爹,把……把孩子抱过来让……让我看看。”
  张家男人抱着刚出生的儿子尽量靠近妻子,让妻子以最近的距离看到孩子的脸容。看着刚从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儿子,令这位即将离开人世的母亲心里感到一点欣慰,同时也为这个儿子感到忧心。因为这个刚出生的孩子,在刚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没有母亲的爱护了。
  她用双眼无神地望了一下刚来到人间的儿子,然后非常吃力地说:“可怜的孩子,刚下地就没…没娘了。”说着,她转过头来继续艰难地对丈夫说:“他…他爹,把这孩子好……好的养大……”
  “娘。”跟着父亲跑进土房的老大、老二,轻声地呼唤着母亲。
  “你…你们俩好好照顾老三,别…别让人欺负弟弟,娘……娘就要去了。”张家的女人在临终前,还不忘吃力地吩咐着老大、老二。
  “知道了,娘。”老大、老二虽然这样答应着母亲,但在他们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们恨死了这个刚出生的弟弟。因为这个弟弟刚来到人间,就夺走了他们哥俩的母爱,他们以后再也不能得到母亲的疼惜了。
  “孩子他妈!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啊!”看着妻子就这么离开人世,作为丈夫的张家男人哪能不伤心?他整个人扑上去紧紧地搂抱着妻子的尸身,热泪从布满皱纹的脸上直流而下,嘴巴一张一合,却伤心得连哭声都发不出来。
  “娘!”老大、老二同时伤心而大声地呼叫着母亲,从他们父亲的表情上,他们心里都相当明白,他们的母亲已经去世了。他们悲凄地哭叫着,眼睛却恶狠狠地盯着躺在床上的弟弟。
  张家女人出殡的那天,村子里很多人都来送殡,在这个小村子里,但凡出了红、白之事,都是满村子的人来瞧着的。按照这里的习俗,丈夫是不能为妻子送殡的,所以送殡的责任就落在张家老大、老二身上了。
  抬着棺材的仵作走在前面,老大举着白幡紧跟其后。老二用一条破布带把刚出生几天的老幺绑在背后,跟在老大背后撒着纸钱。哥俩儿就这样悲悲切切地把母亲的灵柩,送出了张家的大门。
  张家男人走到门口,伤心地目送着妻子的灵柩。在他的内心里,绝没有责怪刚出生的老幺夺走了妻子的生命,他只是为妻子的离逝而伤心。
  第一天出生就没有母亲的张家老幺,就在这个没有女人的家庭里慢慢地长大了。张家的男人没有辜负妻子临终前的托付,把家里最好的都给了这个小儿子。由于家里穷,不能让每个儿子都上学读书,张家男人就把家里有限的资源都给了老幺,他把老大、老二从学校里拉了回来,赶到地里去干活,让老幺进了学校里读书。
  老大、老二更加狠死这个弟弟了,这个弟弟不但让他们从小就没有了母爱,还令他们在求学的年龄里就没有了读书的机会。所以他们都会在父亲下地干活或背转身的时候,在弟弟身上踢上一脚,或者是在弟弟的脸上抽上一巴掌,以此来向弟弟发泄心中的愤恨。
  张家老幺自小就从邻居的口中知道了由于自己的出生而连累了母亲的离逝。自从初懂人事以来,在老幺幼小的心灵里总是充满着无限的内疚。所以不管他的两位哥哥怎么对他拳打脚踢,他是从来都没有感到有一丝的委屈,而且觉得被哥哥们每欺负一次,他心中的内疚感就会减少一分。
  对于哥哥的拳打脚踢,老幺总是掌来脸受、脚来身挡,从来都没有发出一声怨言。哥哥们有时欺负得过分了,他也只是一个人走到家门前的老树下,呆头呆脑的默默独自伤心流泪。
  日子久了,全村的老少都看见他老是一个人坐在老树下发呆。慢慢的,全村子里的人都直呼其名为呆儿。张家的男人自小也是没有读过书、没有文化的人,见全村子的人都叫自己的儿子为呆儿,也就把儿子取名为张呆。
  由于封建的思想,全村的人都认为呆儿是个克星,所以都不允许自家的孩子跟呆儿交往。在整个村子里,自小跟呆儿玩的就只有林家的男孩林风和冯家的闺女妮子。
  林风,比呆儿年长两、三岁,也是家里的老幺,在他头上有八个姐姐。由于在他三岁那年就失去了父亲,他是家里唯一的男性,也是林家香火的继承人,所以林家里的女人都对他爱护有加。林风有什么为难的事,他那八个姐姐就一定会为其出头排除万难。
  林风的八位姐姐自小就将这个弟弟当妹妹来看待,都喜欢把弟弟打扮得像个小女孩似的。而林风也不介意姐姐们这样打扮他,反而是十分的欢喜。在他心里总是怨自己怎么多了个小鸡鸡,如果自己也跟姐姐他们那样就好了。免得姐姐们帮他洗澡的时候,老是笑他有个小鸡鸡。
  由于林风是家里最小的,脑子里老想着自己也有个弟弟,那么自己就可以像姐姐们那样,把弟弟打扮成妹妹那样,姐姐们就不再笑自己有个小鸡鸡了。自从和呆儿交好后,看见呆儿比他小着两年,所以在他心里就把呆儿当作是自己的弟弟,也当呆儿是自己唯一的男人。
  林风最不喜欢有人欺负呆儿,特别是呆儿的哥哥。一看到呆儿被哥哥欺负,他就勇敢地站出来为呆儿出头。虽然他斗不过呆儿的哥哥,但却有着八个绝对忠心于他的姐姐。只要他高呼一声,他那八个姐姐就会从家里拿出南傍国、铲子等各种各样的武器,煞气腾腾地跑出来,把呆儿的哥哥狠狠地修理一顿。所以呆儿的哥哥一看到林风维护弟弟,也只好灰溜溜地望风而逃。
  妮子,年龄比呆儿小了一个多月,是冯家的长女,有个比她小两岁的弟弟。虽然家里不允许她和呆儿交往,但她还是喜欢偷偷地和呆儿玩。在她的心里,只要每天能见上呆儿,能每天跟呆儿玩就十分的开心。在她幼小的心灵里,早已暗暗地埋下对呆儿的爱意,但幼小的她还不知道什么是爱,只是觉得呆儿是她的私人物品,谁也别想从她手上抢走。
  呆儿自小就没什么人跟他交往,有林风和妮子这两个小伙伴跟他交好真是求之不得。在他心里,除了父亲,就数这两个小伙伴最亲了,所以这两个小伙伴对他有什么要求,他是从来都不会拒绝的。就算是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只要两个小伙伴开口或者是感觉到他们想要,呆儿都会毫不犹豫地让给他们。
  由于呆儿在家里的状况和全村的人都当他是个克星,他的性格慢慢从内心的内疚转变为自卑,又从内心的自卑感演变成懦弱的脾性。懦弱的脾性使他很容易就能得到满足,只要有谁跟他说上两句话,他心里也能开心好几天。
  在林风和妮子两人当中,呆儿最喜欢的就是林风,因为每当他被哥哥欺负的时候,总会有林风站出来为他撑腰。在呆儿的心里,这种感觉与其说是喜欢,倒不如说是无限的感激。在他内心里时常想着,如果日后林风有什么困难的事要他帮忙,他一定会义无返顾地为林风排忧解难的。
  呆儿对别人的冷眼相待从来也不放在心上,因为这些自他懂得说话那天起就知道是什么原因了,而且对于这些人的冷眼嘲讽,随着年龄的增长也都习惯了。自从他学会自己走路的那天起,林风就拖着他的手满村子的玩闹。后来隔壁的妮子,也加入到他们的玩闹团伙中。久而久之,他们就成了三人行,可以说是形影不离的那种。
  在一天的玩乐中,林风突发奇想的对两个小伙伴提议,想大家都把裤子脱下来,看看大家尿尿的地方有什么不同。提出这要求后,林风还歪起脑袋审视着两位玩伴的反应。
  呆儿犹如听到命令似的,第一个脱下裤子。妮子有点不愿意的望了望呆儿,但她还是侧着身子慢慢地把裤子脱了下来。站在一旁的林风,双眼充满好奇地盯着呆儿的小鸡鸡,却忘了自己也要把裤子脱下来。
  妮子突然站到呆儿身前,用小手遮盖住呆儿的小鸡鸡,一双小眼睛瞪着正看得入神的林风说:“你看什么看啊!我们都脱下裤子啦,你还没脱呢!你再不脱裤子,我们可要都穿回去了,你快脱呀!”
  “对不起,我忘了,现在就脱了,别生气嘛!”被妮子一语道醒的林风连忙把裤子脱了下来,当他看见妮子尿尿的地方跟自己不同的时候,双眼充满羡慕又带点好奇地对妮子说:“呀!妮子,怎么你尿尿的那个地方跟我们的不同啊?如果我像你一样就好了,姐姐们总是笑我有个小鸡鸡。”
  “呸!我娘还说我没鸡鸡,是个亏本货呢!喂,你别看我尿尿的地方,我娘说了,我那地方不能随便给人看的。我只能给呆儿看,不给你看!”妮子一边说一边转过身子,面向着呆儿。
  站在一旁的呆儿,只是傻愣愣地笑看着这两位小伙伴斗嘴。在他心里,只要每天能看见这两位朋友跟他在一起,他就感到非常幸福了。当看到妮子那嫩白的小阴部,在他脑子里只是有一丝的好奇闪过,也没感到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呆儿,能让我摸摸你的小鸡鸡吗?”还没等呆儿同意,林风就伸手过来在他的小阳具上摸了起来。
  当看到呆儿只是傻愣愣的任由林风摸着小鸡鸡,妮子马上过来把林风的手推开,并恶狠狠地说:“你自己不是也有小鸡鸡吗?干嘛非要摸别人的啊,你摸自己的不行吗?呆儿,别让他摸!”
  “你别这样啊,大家都是好朋友,摸一下那地方有什么关系呢。”呆儿微笑着对妮子说。
  “对啊,我们都是好朋友,摸一下没关系的,你也可以摸的啊!”呆儿的话刚说完,林风就抢着对妮子说。
  林风刚说完话,又要伸手过来想摸呆儿的小鸡鸡,但他的手还没伸出就被妮子挡了回去。一股不知从哪来的醋意马上直冲到脑子里,让林风感觉到妮子与他竞争着呆儿,但他没有把这股醋意表露出来。
  由于自从听懂人语的那时候起,家里就只有林风一个男性,而且家里的九个女性都比他年龄大。虽说家里每一个成员都对林风爱护有加,但是与他同辈的姐姐们每天都是用长辈的身份来管着他,所以他对女性总有着敬畏的感觉。
  每当他们三人一起玩的时候,虽然林风比妮子大了两、三岁,但自小就有着对女性的敬畏感,使他对妮子总是百般迁就。妮子对林风说的话就等同于命令,所以现在他虽然对妮子有所不满,但他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站在一旁干瞪眼。
  挡开林风手的妮子,向呆儿撒着娇说:“你的小鸡鸡已经被林风摸过了,我也要摸一下,不然我就吃亏了。”
  看到妮子摸弄着自己的小鸡鸡,呆儿只感到无比的幸福,因为一向被人冷落的他,能有两位好朋友跟他玩已经是万幸了。他傻愣愣地笑望着妮子,任由她在自己的小阴茎上摸来摸去。当他看到林风正在一旁盯着妮子的动作,顿时令他感到有一阵不舒服的感觉。但他又不好意思拒绝妮子,只好任由她继续在自己的阳具上抚摸,脸上只是露出无奈的神情。
  “呆儿,你不喜欢我摸你吗?”看到呆儿神态上的变化,妮子歪着小脑袋问了起来,当看到呆儿摇头表示不是后,她接着说:“我摸了你那里这么久,你不想摸摸我尿尿的地方吗?你快点来摸摸我那里啊!”话音刚落,还没等呆儿反应过来,妮子就用小手捉住他的手,往自己的阴部方向拉去。
  妮子那充满体温的阴部,使呆儿脑子里突然有了好奇的感觉。手摸着妮子那幼嫩的阴部,让呆儿在好奇中还带着点不知所措。
  “呆儿,好摸吗?喜欢吗?如果你喜欢,我天天都给你摸,好吗?”一脸可爱的妮子充满期待的对呆儿说,正当幼年中的她,还不知道什么是女孩子应有的害羞与矜持,只知道自己最秘密和最珍贵的东西,要跟自己最喜欢的人分享。
  刚想要回答问话的呆儿,突然发现站在妮子身后的林风,正用一种奇怪的表情望着他,并用眼神示意他别摸妮子的阴部。看着林风的眼神示意,令左右为难的呆儿更加不知所措了,他只能从迷茫的脸上挤出了点不知所谓的笑容来。
  林风在一旁着急的望着呆儿和妮子,在他自己的内心里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而着急,只是感到妮子正在跟他争抢最喜欢的东西。但自小就有着对女性敬畏感的林风,对于妮子抢他喜欢的东西,他也只能站在妮子后面作出沉默的抗议。当看到呆儿对他的眼神示意只是作出不知所谓的傻笑后,更加令他感到无奈与无助。
  “妮子,你死到哪儿去啦!不用回家照看弟弟吗?”正当林风无可奈何的时候,突然从远处传来了妮子娘的呼叫声。
  听到娘的呼叫声后,妮子马上放开正在呆儿小鸡鸡上抚摸着的手,捉住呆儿手掌按在自己阴部上的小手也跟着放开了。只见她一脸惊慌地双手提着裤子往自己家飞奔而去,她一边往自己家的方向跑,一边还不忘扭头向两位小伙伴做了个无奈的鬼脸。
  望着妮子的背影,呆儿和林风互相对视了一会后,都穿上了脱下来的裤子。在他们的脸都充满了对妮子担心的神情,因为冯家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严重,妮子的爹妈从来就没当她是自己的女儿看待。自从妮子的弟弟会出声后,年幼的妮子就成了弟弟的小保姆,她弟弟如果出了什么事,一顿棍棒之苦必然招呼到妮子的身上。当想到这一层,呆儿和林风不得不为妮子担心。
  呆儿和妮子第一次上学读书那天,林风就拖着他们的小手走进镇上的学校。呆儿跟妮子是同班同学,而林风却在他们对面的教室里上课,林风的几位姐姐也在这间学校的高年级教室里读书。
  学校里的同村同学虽然都知道呆儿的情况,但他们都不敢公然欺负呆儿。因为呆儿不但身边有妮子时刻保护着,还有林风跟他的姐姐们照看着。所以学校里那些想欺负呆儿的同学,当他们的想法还没实施的时候,就会招来妮子、林风还有林风姐姐们的一顿拳打脚踢。
  在学校里有两位好朋友的保护,让呆儿感觉到比家里好。因为在学校里,虽然也有着众多的冷眼向他望来,但在这里绝没有两位哥哥突然地一脚踢到身上,又或者是突然地一巴掌扇到脸上。
  呆儿在学校里也跟在村里一样的饱受冷眼,但他从来都没有怪责任何同学的冷眼相待,他对同学们总是充满着友善。同学们通常带着点欺负性质的要呆儿去干点体力劳动,每当不是他做值日生的那天,都叫去他打扫教室里的卫生。虽然妮子和林风每次发现种情况都会站出来为呆儿撑腰,但他却每每回绝两位朋友的好意,满脸笑容地接受同学们不合理的安排。
  呆儿总是把能跟他说上几句话的人当作是自己的好朋友。因为在平常的日子里,除了妮子和林风外就没有几个人跟他说话了,所以在同学们开口叫他去当值日生的时候,他就把同学们的不合理安排当作是在跟他聊天说话,所以同学们的无理要求他总是满口子地答应下来。
  虽然呆儿表面上看起来呆头呆脑,其实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在他内心里深深地知道,只要自己能友善地对待别人,那些对他冷眼相待的人,总有一天都会对他友善起来的。呆儿就是以这种心态来对待他的同学,而在不久的日子里也很快地收到了奇效。
  学校里的同学慢慢地改变了对呆儿的看法,慢慢地都对他友善了起来。在平常课余的时间里,同学们的玩乐游戏中,都能发现呆儿参与其中的身影。这是令妮子和林风无法想象出来的,但看见自己的好朋友能受到这样好的对待,在这两位小伙伴内心里,还是为他们这位好朋友而感到高兴。
  呆儿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能到学校里上学读书,是因为两位哥哥被父亲退学了,自己才能这么幸运地有书读。所以他不想令年老的父亲感到失望,他是学校里最用心读书的学生,他比谁都用心学习文化知识。
  在呆儿的用功学习之下,他的学习成绩总是能名列前茅,特别是数学这门科目,每每都能拿满分以及得到学校里的嘉奖。妮子在呆儿的学习态度熏染之下,学习成绩一点也不比他差,偶尔成绩也会在他之上。
  由于在家里娇生惯养的关系,林风对学习文化知识不怎么看重,他的学习成绩就不怎么好。在学校里,他虽然不是最差的一个学生,但基本上都是勉强合格的一员。在林风的内心里总是想着,学习不好没问题,有什么事姐姐们会来帮忙的。由于他心里总有这个想法,所以他的学习成绩永远都好不起来。
  呆儿和妮子报考大学那年,当从南方某大城市的某著名大学里发来入学通知书的时候,整个镇子里,特别是他俩所居住的村子里,就像从天上丢下了个原子弹似的被闹得轰轰烈烈。自从有人汇集在这里居住而形成村落以来,这里从来都没出过大学生,今天突然从天上掉下两个大学生,哪能不使这个穷乡僻壤为之轰动。
  方圆几里的几个村子,所有认识张家、冯家的或者不太熟识的人们,都跑到这两个本来就很少人到访的家庭里,凑热闹般的道喜,并互相奔走相告。好像是如果能踏进这两家的大门,就能让自家的孩子也跟着上大学似的。
  这突然其来的惊喜让张家、冯家都是门庭若市,整天都有人来到访道喜,差点门槛都被这些人踩烂了。但这两家的家人都不为这些而烦恼,而是为自己的儿女感到无比的欢喜与光荣,整天看见他们笑脸迎人的神态,就可以看出他们内心的欢喜了。
  特别是张家老汉,看见自出生以来就呆头呆脑、遭人白眼的儿子,能有如此惊人的成就,令这位被贫困生活逼迫得满脸皱纹的老人,不禁流下两行高兴而兴奋的热泪来。望着有如过江之鲫的道贺人群,这位老人的内心里只感到,自己艰辛养大的儿子没白养,儿子为他们张家争光了,儿子的成就让他有着难以言语形容的光荣感。
  呆儿的两位哥哥自从弟弟收到大学通知书后,无论在大街上或到来拜访的人们都用艳羡的目光来望着他们,从而使他们内心里有着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这种优越的感觉,使得他们兄弟俩对弟弟以往那种怨恨得以改观。如果没有弟弟这样骄人的成就,他们身上绝不会吸引到这么多的艳羡目光,他们也没有如今这般的优越感,所以他们为以往对弟弟的怨恨而感到内疚。
  他们心里自知,如果当年父亲没有让他们退学,把家里有限的资源放到弟弟身上去读书,他们绝不会像弟弟那样读出这样的成绩出来。他们内心里只觉得,父亲当年的决定是对的,而弟弟也没有让父亲和他们失望,他们都为弟弟有如此的成就而感到骄傲和高兴。
  在热烈欢庆的时间过后,却迎来了一片愁云惨雾。子女有幸能考上大学,确实让这两家的家人高兴了一阵子,但紧跟着的烦恼令这两家人忧心无比。贫困让他们无法负担子女的大学学费,当他们感到非常的无奈与无助。
  由于有着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令冯家不得不把家里有限的资源和全部的希望都放在儿子身上。自打接到大学入学通知书那天起,妮子早就知道自己是个不能继续读书的货,父母能让她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所以她没感到奇怪与伤心。她只是怪自己生不逢时,怪自己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里。
  张家是全村里最穷的家庭之一,所以呆儿的学费也是不能负担。更令张家忧心的是,如果呆儿一旦上了大学,他四年大学的生活费无法保证的同时,也会让张家整家陷入无米之炊的困境。张家老汉把这个无奈的现实困境,痛苦地告诉了这位令他无比骄傲的儿子知道。
  当得知这现实的一切后,懂事的呆儿双眼含着泪水,跪在年老的父亲面前哭着说:“爹,呆儿知道您和两位哥哥供我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已经很不容易了。能读上这么多年的书,做儿子的已经心足了。爹,呆儿以后会好好下地干活的,您就在家里享享清福,我跟哥哥会好好侍奉您老人家的。”
  看着懂事的儿子,不禁令老父亲老泪纵横,他拉着儿子的双手,无奈地说:“呆儿,爹没本事,供不起你读书,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在九泉之下的娘。儿子,你别怪爹,我这个当爹的也很无奈啊!呜呜……”
  “爹!您别这样说,是儿子不好,不但一出生就累死了娘,生下来后还成了张家的累赘,让我们张家到处遭人白眼,都是我这个当儿子的不孝!呜呜……”双腿跪在地上的呆儿,搂住父亲的腰痛哭着说。
  看着父亲和弟弟抱头痛哭,站在呆儿身后的张家老大、老二也不禁为弟弟感到痛惜。他们痛惜弟弟刚出生就没有了母亲的爱护与照料,他们痛惜由于家庭的贫困,而埋没了弟弟读书的天赋。他们哥俩儿现在才真正感觉到,当初对这位可怜的弟弟怀恨在心,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怨恨使他们几乎失去了弟弟,怨恨几乎让他们失去兄弟间的亲情。
  老大、老二把抱头痛哭的父子俩分开后,老大轻声对呆儿说:“老三,别哭了,你再这样哭下去,只能让爹更伤心。老三,你放心,等咱们存够钱了,一定让你把这大学读完。”
  “对,老大说得对!咱三兄弟一共有六只手,还怕这钱存不起来?老三,你别为这事担心,我跟老大再怎么辛苦都会让你读上大学,让你为咱们张家争光,你可是我们张家的希望啊!以现在我们的环境虽然不行,但以后只要我们再勤快点一定会行的!”老二也对呆儿说。
  听到两位哥哥的话后,呆儿擦干眼泪站了起来,用哭得红红的双眼感激地望着两位哥哥。听见两位哥哥都这样对他说,顿时令他心窝里充满了从未有过的温暖。虽然哥哥们都说要供他读完大学,但在他内心里已打消了继续读书的念头,因为他再也不能成为张家的累赘了,他以后要为张家作出贡献,报答父亲和两位哥哥的养育之恩。
  自从把两位大儿子退学拉到地里干活,而把家里所有的资源都倾注在小儿子身上,这让张家老汉对两位大儿子时常感到内疚。所以在之前每当看见两位大儿子欺负小儿子,他总是睁一眼、闭一眼的当作不知道。其实他心里非常清楚地知道两位大儿子经常无故的欺负小儿子。他之所以故意当作不知道,是为了减轻自己内心里的内疚感,也算对两位大儿子的补偿。
  今天看见两位大儿子都对小儿子有所改观,确实令张家老汉高兴不已,在他的内心里顿时觉得,自爱妻离逝那天开始,今天算是最令感到他开心与幸福的一天。看见三个儿子能够团结一致,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上迎来了久违的笑容。
  已经在地里干了两年农活的林风,当知道两位好朋友由于家庭贫困的原因,而不能上大学的消息后,他连忙放下手上的农活,把两位好朋友拉出家门问个究竟。当听完两位好朋友诉说各自的情况后,林风为好朋友不能继续读书而感到惋惜的同时,头脑灵活的他突然想到一个法子。
  林风望着呆儿和妮子说:“现如今你们都不能上大学,我真是为你们感到可惜。我有一个法子可以让你们上大学,但我只能带一个去,你们谁想去?”
  “那呆儿去好了,我爹娘一定不让我去的。不过,还要看你有什么法子再说吧!”听到林风的话后,妮子马上回答。
  “你们入读大学的那个城市,我大姐跟二姐到在那里做生意,我三姐也在那边打工,所以你要去那里读书,在生活的照应上是绝对没问题。现在最主要的是你们的学费,这应该也没问题,我可以问我娘要钱,说要到那里去打工,但我只能拿出一个人的费用,所以你们俩只能去一个。”林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望了呆儿充满迷茫的脸容一下后,林风继续说:“呆儿,你跟着我去吧!其实我老早就想到南方那个城市里见识一下,别老是这穷山沟里坐井观天。你跟着我去,一来,你可以上大学;二来,我们俩在那里互相都有个照应,你自己回家考虑一下吧!”
  呆儿见妮子使劲地向他点头后,就扭头对林风说:“要你们家供我上大学,我怎么好意思啊!虽然我们是自小一起玩的好朋友,但要接受你这天大的好意,我总觉得很别扭的呀!”
  “有什么好别扭的啊?我们三人都是最要好的朋友,你就别再提这些了。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那你可以上完大学出来工作后把钱还给我的嘛,就当我借给你好了。”林风马上回应呆儿的话。
  “对,你可别把这大好机会浪费啊!我就是没希望了,如果我爹娘同意,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我可不想你读不上大学,你就答应了吧!”妮子也在一旁附议。
  一向没什么主见的呆儿点了点头表示答应后,对林风说:“那好吧,但我要回家跟爹相量一下先。”
  看到呆儿答应了下来,两位好朋友都非常高兴,特别是林风。令林风最高兴的是,呆儿不但可以跟着他去那个大城市,而且还能跟呆儿单独相处在一起。因为以往跟呆儿在一起,都总有妮子在旁边出现,这令林风感到浑身不舒服。当知道将来可以单独跟呆儿在一起,而再也没有妮子的出现,这就是让林风觉得异常高兴的一件事。
  呆儿回到家把情况告诉了父亲,看见儿子有继续读书的机会,张家老汉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满心的欢喜。他连忙从床底拿出一个破旧的匣子,从匣子里拿出了一大叠小额钞票,把钞票放到呆儿的手中。
  望着一脸无所适从的呆儿,张家老汉说:“呆儿,这钱本来是留给你大哥讨媳妇时用的,现在你要到外面去读书,爹就把这钱给了你用。你要好好的读书,咱们张家就靠你来争光了。你是咱们家的希望,你别辜负了爹对你的期望啊!”
  说完这话后,他又对大儿子说:“老大,你别怪爹偏心,更别怪你弟弟。这钱虽然是留给你讨媳妇用的,但现在你弟弟要去读书,所以就先给你弟弟用了。爹以后存够钱,一定给你讨个漂亮的媳妇。”
  “爹,您别说这话,老三这是为咱们张家争光,这钱是应该先给他用的,我讨媳妇的事以后再说吧!咱们家出了个大学生,还怕没女人进咱们张家门吗?”老大坚定地说。
  “对,老大说得对!老三当了大学生,我们做哥哥的也跟着沾光,这钱该给他用!”老二也在一旁附和着说。
  听到两位哥哥的话后,呆儿感激得无话可说,只是流下两行激动的热泪。他跪在父亲和两位哥哥的面前不停的磕头,以表示对他们无限的感激之情。
  老大伸手把跪在地上的呆儿拉了起来,轻声地对他说:“老三,别这样,我们当哥哥的受不起你的跪。以前我跟老二对你不好,你别放在心上。你现在都要上大学了,别动不动的就流眼泪,男儿流血不流泪嘛!”
  “老三,你一个人在外面处处要小心点,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就回家好了,咱们家虽然穷,但也不缺你这口饭。还有,林风虽然是你的好朋友,但我总觉得他有点怪怪的,你要提防着他点。你这个人性格懦弱,而且从来都没什么主见,一个人在外面过日子要格外小心。”老二站在一旁叮嘱着弟弟。
  “知道了!哥,呆儿不在家的时候,爹就有劳您二位照看了。等呆儿读完大学回来后,一定好好报答您二位的。”呆儿望着两位哥哥说。
  “老三,别说这样的话,我们都是爹的儿子,你不在家,由我们来照看是应该的。咱们都是亲兄弟,说不上什么报答不报答的,只要你能把书读好,就算是报答我们了。时间不早了,我跟老二帮你收拾一下上路的行装,免得你过几天走的时候再收拾,就会丢三拉四的了。”老大说完这话后,就跟老二一起帮着呆儿收拾行装。
  呆儿和林风上路的那天,张家、林家、冯家和村子里的人都有出来送行,他们把呆儿和林风一直送到村口才止步。头一回出远门的呆儿,跪在父亲跟前磕了三个响头,才依依不舍地跟着林风踏上远行的道路。
  繁华的都市总让人有充满生机的感觉,呆儿和林风这两个真正的乡巴佬,刚踏进这个南方大城市,在好奇之下就闹出了不少笑话。幸好他们都是淳朴的人,虽然是笑话闹了不少,但也没有人刻意的刁难他们。
  林风的两位姐姐在这个城市里租了个小店铺做点小买卖,虽然是比一般打工的人好,但也不是非常富有那种。两位姐姐看见弟弟和呆儿的到来,都非常高兴地接待他们。当知道呆儿由于考上了这个城市里的大学才跟着林风来到这里的,这让林风的两位姐姐更加高兴,她们都为弟弟的好朋友能考上大学而高兴。
  在林风三姐的帮助下,林风很快地找到了一份工作,是跟他三姐同一个厂里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也能勉强糊口。对于刚到这个城市里的人来说,这算是非常幸运的了。由于这间工厂里没有员工宿舍,而林风的三位姐姐所租的居所也只够她们三人住,所以林风就临时住在两位大姐的店铺里,顺道也可以帮忙在夜里照看着店铺。
  呆儿拿着林风给的钱,也顺利地办好了入学手续。但林风所给的钱只够他缴学费,而在学校里的住宿费用却令他无法负担。在无奈之下,呆儿只好跟着林风在店铺里暂时住了下来。他们就这样共同在这个小店铺里安了个临时的家,他们同吃一桌饭、同睡一张小床,不分你我的共度时艰。
  在四年的大学生涯里,呆儿都过着艰苦的日子,他利用假日的时间出去打散工,晚上放学后帮中学生补习功课,来维持自己所需的生活费用。他连寒、暑两假也没有回家,利用这些长假期来打工存钱,好让自己下个学期的生活费用得到保证。
  呆儿在大学里主攻会计及工商管理这两门科目,他的学习成绩跟在家乡里读书时一样,一如既往的名列前茅,所以在每年的奖学金名单里都有“张呆”的名字出现。有了这些奖学金,呆儿就用来交下一年度的大学学费,从而使他可以延续大学的生涯。
  呆儿每天晚上回到小店铺里,林风总是像个大姐姐似的,端上一盆水来帮他洗手、洗脚。自小就习惯了这位好友的照顾,所以呆儿也没感到有什么不当,他只是不停口地谢谢这位好友的照顾。
  每天晚上,林风都把呆儿搂在怀里睡。呆儿却也没想什么,只是觉得既然大家都是好朋友,而且两人都是男人,搂抱在一起睡也没有什么不当之处。当每天醒来的时候,呆儿都会发现林风每天晚上趁他睡着的时候都用手捉住他的阳具。一向性格懦弱而没主见的呆儿,却没有及时拒绝林风。他内心里觉得,让林风捉住那地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呆儿的这种做法让林风错误地认为呆儿接受了自己的爱意,在呆儿对其同性癖好不作出任何反对之下,令林风内心里更加觉得呆儿也跟他一样不喜欢女性,他把呆儿当作是他一生中唯一的男人。他对呆儿的阳具越来越充满好奇,每当呆儿晚上洗澡的时候,他总是跟着进洗手间两人一起同洗。而且,他慢慢地觉得每天晚上不捉住呆儿的阳具就无法入睡。
  一向在与人沟通和生活小节上是个弱者的呆儿,虽然知道这是有点不当,但面对着既是好朋友又是自己的恩人的林风,他怎么也开不了口当面拒绝。在学校里也有不少女同学主动与呆儿交往,但向来不善与人沟通和对自家贫困感到自卑的他,不敢与异性进一步交往下去。
  在林风的同性癖好熏陶之下,呆儿也慢慢地觉得自己与异性交往是一件对不起林风的事,而且觉得这样会对他内心造成伤害。所以在与异性交往上,呆儿只是以一般交往的方法应付,从未有过与异性发生恋情的念头。已经间接默认林风同性癖好的呆儿,也令自己慢慢的陷进同性倾向的误区。
  由于呆儿突出的学习成绩,使得他在大学毕业那年,被系里的头号教授亲自推荐到一间著名的跨国会计公司里工作。在这间高薪厚职的公司里,呆儿的工作跟在学校里的成绩一样,同样的做得非常出色。他出色的工作表现,不久就引来了上司与同事的认同。为了使呆儿继续安心在这间公司里工作,公司特意送给了他一套两房一厅的房子,以这种方法来留住这位近年来少见的人才。
  搬进公司赠送的房子里,令呆儿感觉到这里虽然没自己的老家宽敞,但这套房子的豪华装修却是人间天堂般的居所。一直和呆儿四年来同甘共苦的林风,也理所当然的跟着搬了进来同住。这套有着豪华装修的套间虽然有两间睡房,但林风还是习惯性的跟着呆儿同住一间睡房、同睡一张床。深深陷进同性癖好的林风已经觉得自己每天晚上再也不能跟呆儿分开了。
  对于有着严重同性癖好的林风,现时的呆儿内心里虽然感到非常不妥当,但当面对着自己的好朋友及恩人,却令他没有勇气当面拒绝林风的同性侵犯。呆儿想先以间接的方法来拒绝林风,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改变这位好朋友的同性癖好,从而将这位好朋友引向正确的性癖好。
  可惜呆儿这种做法,对于早已经深陷同性癖好的林风一点用处也没有,反而令他错误地觉得呆儿也是同性恋者,从而使他对呆儿的侵犯更加肆无忌惮。在大白天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林风的手都会习惯性地隔着裤子抚摩呆儿的阳具。虽然呆儿每次都会把林风的手推开,但呆儿的这种拒绝方式,却让林风误会为他是因为害羞才做出这样的举动。
  一个明月当空的晚上,已经熟睡的呆儿突然在睡梦中,感觉到自己的阳具被温暖和湿润包围着,与此同时也感觉到龟头一阵阵的酸麻直涌大脑。这种奇异的感觉马上就惊醒了熟睡中的呆儿,他透过窗外的月色,往自己下身的方向望去。只见林风正趴在自己的两腿之间,手不停地套弄着他的阳具,舌头贪婪地舔动着他的龟头,还不时把他的阳具整根含在口里。
  呆儿本能地伸手推开林风的头,正想开口当面严正拒绝,但当他看见林风正用祈求与渴望的目光望着自己的时候,马上令他把刚刚鼓起勇气要说的话吞进肚子里。一脸充满无奈的呆儿,只好仰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地望着窗外一轮当空的明月,任由着林风对他的肆意侵犯。
  被林风肆意侵犯了一晚的呆儿,第二天早上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公司上班。在工作中,呆儿认真地思考着他与林风的关系,他觉得自己再这样沉默下去,只回令自己和这位好友陷入无法自救的深渊。整天的工作中,他都是迷迷糊糊的,到了下班前他才想出开口拒绝林风的方法。
  当呆儿下班踏进家门的时候,林风迎面递给了他一封信,并目无表情地对他说:“这是妮子寄给我们的信,她说要出来找我们,你自己看看吧!”
  呆儿接过林风递过来的信看了一下,妮子在信里的大概意思是,要过来这个南方城市找工作,至于其他的什么也没说。当知道可以和自己另一位好朋友在异乡重聚,一向只会读死书、死读书以及不善言语的呆儿,高兴得连下班前已经想好要跟林风说的话都忘了。
  在呆儿高兴及兴奋的背后,林风却露出了一脸不高兴的神情。妮子的将要到来,令林风感到浑身不舒服,而且从与生俱来的直觉上,让他感觉将要有很重要的事情在他们三人之间发生。一向对女性充满敬畏感的林风,自小妮子对他说的话就等同于命令无疑,所以在某程度上,他对妮子这位女性朋友总是有点害怕的感觉。
  呆儿算了一下妮子到达的时间,正好是明天的中午,他马上打了个电话给上司请了一天假,准备明天去车站接妮子。由于明天就可以跟好朋友重聚了,心情兴奋的呆儿一晚上都睡不着觉,整晚都在床上滚来滚去。睡在呆儿身旁的林风同样也睡不着觉,他并不是为妮子的到来感到兴奋而不能入睡,而是整晚都思考着妮子的到来有可能破坏他与呆儿的现状。
  当呆儿和林风把妮子接了回家,妮子接过了林风递过来的水杯喝了口水后,她就把要出来找呆儿和林风的真正原因说了出来。
  原来,妮子的父母想帮儿子讨媳妇,但女家那边要的礼金太多了,在非常无奈之下,她父母唯有将妮子嫁到邻村一户比较富有的人家里,以收到那户人家的礼金来填补给儿子讨媳妇的礼金,从而使儿子办成这门亲事。父母这样的安排,妮子当然是不接受了,她一气之下就偷了家里的钱,买了张车票南下来找呆儿和林风了。
  说完这经过,妮子还气愤地接着说:“我从四岁那年起就开始照看着弟弟,读书的时候,放学回家刚放下书包就到地里去干农活。弟弟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他们就拿我来出气。他们不供我去上大学,我从来都没怪过他们,我有哪点儿对不起冯家啊!我自己的婚姻大事也不和我商量一下,就把我嫁给我不认识的人,一点儿也没把我当成他们的女儿,我不离家出走怎么行啊!”
  听了妮子的一番话后,呆儿安慰着妮子说:“妮子,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来吧!你不是想读大学的吗?那你就在这里上大学好了,现在以我的收入供你上大学不是个问题。我跟以前大学里的教授关系不错,过几天我帮你联系一下上学的事。在家里不开心的事,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呆儿,这样不行啊!万一妮子的爹、娘问我们要人,我们就麻烦了呀!”站在一旁的林风言不由衷地说。
  “怎么?你林风敢不欢迎我吗?”还没等呆儿回答,妮子就斜着眼珠子,恶狠狠地瞪着林风质问。
  “没……没这事,这房子是呆儿的,我……我没权不欢迎你,你……你可别想歪了。”看着妮子恶狠狠的眼神,林风连说话也有点结结巴巴的。
  “哼!算你聪明,还知道这里是谁的。怎么,这房子如果是你的,你就不欢迎我了吗?喂,呆儿,就这么定了,今晚我睡哪啊?”妮子一边对他们两人说,一边环顾着这间虽然不算大,但对于她来说却是富丽堂皇的房子。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10.24--1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10.24--2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10.24--3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10.24--4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10.24--5

超短裙美眉[10P]粉色超短裙[10P]黑丝少妇[10P]漏背美女诱惑无限[10P]美女模特[20P]被美女发现了[17P]街拍高跟红裙少妇[10P]短裙黑丝女孩[18P]超市里的小美女[10P]商场跟拍美女抄底[9P]裝扮一看就很騷[16P]黑丝袜美腿[12P]清纯蓝纱裙美女[9P]曲线动人的紧牛[20P]又长又直的极品美腿的红色包臀超高跟鞋的骚货[12P]小高跟苗条身材拍到胸了[19P]丰满大胸美女[24P]三个极品气质丝袜大长腿美女[10P]内衣秀展台实拍[24P]搭讪蓝色包臀肉丝少妇买丝袜[20P]包臀丝袜妞丰满诱人[10P]荡秋千的黑丝袜美女 [12P]黑色紧身包臀裙肉丝高跟MM的丝袜真性感 [15P]露背黑色包臀的美女 [16P]

偷看片子让小表妹看见田庄亲情叔叔和他的爱犬厨房韵事我和姐姐的淫乱史农家表姐母子柏拉图之恋淫姪与叔父乱伦自白双性人舅妈的性爱课程流星雨老婆换别人的女儿人妖变态家族进错房间的乱伦和妈妈的大胆性游戏肉奴隶母亲娇美的妈妈她是我妹妹超极禁忌别墅的秘密一家四口人乱伦搞大了妹妹的肚子诱姦妹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